梦见红

让我像一只海鸟一样死去

霹雳剑踪第二十八集 雪落的禅声

风簌簌,日光偏寒,是现实无情,是宿命无奈,白首相交,反目按剑
眼前的变幻,是内心最後的挣扎,再睁眼,是飘零的萧瑟,更是决杀的眼神
剑邪:故事,该落幕了。
吞佛童子:为汝吊祭的冥叶已飘零苍穹,剑邪、魔胎,今日终止。
剑邪:虚名,吾不在乎,剑邪的存在,只为阻止你,只是为你。
风烟吹散细微的低语,吞佛童子闻言,笑声盛,杀意更盛
吞佛童子:哈哈哈哈...汝是为吾,或是为他一剑封禅?
剑邪:不同吗?
吞佛童子:同一个人,汝能拆开感情的分垒吗?
剑邪:做法不同。
吞佛童子:果真是做法不同,汝要救他,汝又要杀吾,但是汝可知至今无人挡得住吞佛童子的道路?
剑邪:吾将是第一人!
吞佛童子:来,让吾见识汝之狂,狂,才有征服的价值。
冷又嚣狂之笑,抛诫入杀,乃是杀道不归
毫无喘息,间不容缓,吞佛童子剑快,快得玄奇,快得难以眨眼
吞佛童子:剑雪无名,为我入地狱吧!
剑邪:你我原来身在无间。
身在无间,心在凡海,剑锋交击,尽是无奈
吞佛童子:哼,飞蛾扑火的结果汝知晓吗?
旧地荒废,故情如梦,义字两断,情难回首,雨势滂沱,人当此刻,无语凄凉

蝴蝶君:黄泉赎夜姬。
公孙月:阴川蝴蝶君。
蝴蝶君:呀~
公孙月:我又忆起杀人的感觉了。
疼痛的神经,杀人的景象,撕裂人体的感觉,公孙月再度忆起本该遗忘的恶梦
蝴蝶君:阿月仔!
蝴蝶君将公孙月的手放下
公孙月状似痛苦
蝴蝶君:来,跨出这一步,离开这血腥的范围。
公孙月看著自己的血迹
公孙月:踏出血围,还是有这沿续的血印。
蝴蝶君:做人为什麼要回头看?
公孙月:有些事你不回头也不行,让你忘也忘不了。
蝴蝶君:钻牛角尖。
公孙月:这是我的错误。
蝴蝶君:那又怎样?错都错了,要就永远错下去,不要就去可怜兮兮的委屈求全。
公孙月:我...
蝴蝶君:这两个都是烂选择,阿月仔,不管杀了多少人,活著,就是胜利者,活著,就是正确的,这就是江湖,杀人人杀。
公孙月:你不明白,你不明白我到底做什麼事。
蝴蝶君:不就是杀人吗?这个江湖天天都在杀人。
公孙月:不是。
蝴蝶君:不是什麼?我们活在这个江湖,目标就只有杀人与被杀,杀这个江湖,被这个江湖所杀。
公孙月:你不懂我走过什麼路,你不懂我踩过多少血腥。
蝴蝶君踩了一下地上的血迹
蝴蝶君:这样,咱们就踏过相同的血腥了。
公孙月:蝴蝶君。
蝴蝶君: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吞佛童子:逢魔之月。
剑邪:梅魂葬月。
雨,澪澪,剑影飘摇
吞佛童子:呀。
战,无悔,心,不定
难忘品笛知己,难忘赠名之情,今生唯一的朋友,奈何已成对敌,最极端的对敌
说不出口的遗憾,无从宣洩的情感,唯有剑光粼粼,剑击,荡荡铿然
吞佛童子:红莲怒焰。
剑邪:薄命红梅。
剑邪之手已现血迹
吞佛童子:不肯使出全力,汝还在盼望什麼吗?剑雪,杀与救,你要怎样两全?
吞佛童子迅速在剑邪手臂划出一道伤口
剑邪:呃...
吞佛童子手臂也被划伤
吞佛童子:汝的杀念够坚定吗?剑雪。
剑邪:你不够资格这样叫我。
吞佛童子:喔,一剑封禅才能唤汝剑雪吗?吾不是他吗,剑雪。
吞佛童子变化成人邪模样
剑邪:汝配是吗?
吞佛童子:好酸的一句话,汝又能如何?哈哈哈......
又是嚣魅笑声,剑走偏锋,吞佛之姿越狂
心神收歛转沈,剑舞冰锐,剑邪再无保留
吞佛童子:蚀心魔火。
剑邪:雪剑舞乂。
雪剑舞乂,快若星电,舞乂连环,吞佛邪魇霸气如狂澜,绝招冲击,日毁星暗
吞佛童子:血腥的味道,使魔疯狂。
红豔的雪与血,吞佛童子邪气更盛,剑与剑再度交锋,又是激战
吞佛童子:呀~
剑邪:喝
战况随著不断增加的伤势,越见胶著,莫名间,杀诫渐战渐显黯淡,竟出现裂痕
吞佛童子:嗯??
反观莲讞,越显清圣锐利,剑邪招出,更是威力倍增,战局拉锯中,时序转移
剑邪:千影雪。
失去剑利,吞佛童子渐露败象

素还真依照飞书指示,进入一处密洞,不久之後,洞中传出
白无垢:素还真,久见了。
素还真:自当年素某血溅引灵山,至魔剑道复出,魔魁、龙王魛惨亡至今,你我果真暌违良久也。
白无垢:唉,前尘如梦,吾已江湖厌倦,遁迹野林倒落得清闲,任凭独孤遗恨来书告知诛天死讯,白无垢亦无动於衷。
素还真:既是这样,能让白先生今日飞书约吾前来,谅必此事非同小可。
白无垢:正是,近日,我感受到一股不明的魔气正在异动祟动,隐约之间,又不似吾魔族一脉,可是沛然蠢动之势,却是令吾倍感忧忡。
素还真:喔,白先生忧忡为何?
白无垢:吾忧忡者,哎呀,不妙...
两人出洞

魔龙祭天:久违了,剑子仙迹。
剑子仙迹:魔龙真是精於计算。
魔龙祭天:哈哈哈...吾蛰伏这麼长的时间,就是为了等这个机会,杀你!
剑子仙迹:你真有这个把握与能耐吗?
灭定师太:没错,过得了我这关再作梦!
话落,剑动,虹霓旋击,直挑魔龙祭天
魔龙祭天:哼!
一声轻蔑,只见魔龙两指微动,剑子仙姬,剑离败退
灭定师太:噗呃...剑...剑子...
剑子仙迹将人接住
剑子仙迹:逼人太甚,喝呀~
眼见仙姬受伤,剑子忍无可忍,拂尘挥扫,古尘再出
魔龙祭天:很好,来吧!
心知引动内元,筋脉再度受创,剑子古尘舞动,尽是激绝之招
剑子仙迹:呀~
魔龙祭天:喝~
眼见剑子负伤仍是强悍,魔龙祭天深感其人高深,暗自赞赏
魔龙祭天:地灭天诛。
剑子仙迹:三尺秋水。
三尺秋水力斗地灭天诛,极招相对,一条人影瞬间跃入战圈(慕少艾)
魔龙祭天:何人插手?
剑子仙迹:药师...
剑子仙迹倒下
慕少艾:哎呀呀,三魂去一半了。
魔龙祭天:想救人不怕赔上性命吗?
慕少艾:呼呼,我怕怕,药师我只会救人,不会打架,这尾很大的龙打死我谁来救人呢?
魔龙祭天:死人不需要烦恼太多。
慕少艾:脑心的黑气越来越扩大了,每逢雷雨闪电,头痛欲裂,痛苦难当,我说这尾龙,你左肩的麻木不仁,现在如何了?
魔龙祭天:嗯??
慕少艾:信不信这是你个人自由啦,药师我是不医有命客,不杀无命人,拿著(丢出一罐药),你是超强的意识能力者,又足智多谋,可是一个人的脑智有限,用脑过甚,伤神损身,少用一点脑力吧,有需要再来找我吧。
灭定醒来
灭定师太:啊,剑子,剑子,你是怎样了,可恶,我跟你拼了。
慕少艾:停、住手、熄火,来帮我救人吧!
魔龙祭天:嗯,奇招奇人,哈哈哈......

血雾飘红,色染霪雨
吞佛童子:喝~
剑邪:呀~
剑下生死,回首已无退路,前尘两忘成空,旧情恩仇,剑断剑决
吞佛童子:落日风残。
剑邪:雪乂冰丰。
吞佛童子:呃...
吞佛童子:汝相信天命所归吗?剑雪。
剑邪:相信与否,对你不重要,对我无意义,最後一剑,情仇尽空,剑者无悔。
剑道心无悔,情义路不归,心绪空白,最後一剑,正是最後痛快解脱
吞佛童子:天殇地寒。
诡谲的眼神,莫测的心态,最後一刻,吞佛童子毫无表情的容颜,是使人紧绷不安的寒栗
只闻一声响铿然,剑断天殇杀诫绝
剑停,剑止,飞溅血红,竟是让剑邪哭之无泪的景象,握剑的手轻颤,眼神,无法移转
一剑封禅:剑雪...呃...
一剑封禅抓住剑与往深处刺去
剑邪:一剑封禅,为什麼...上苍,为什麼啊...
一声为什麼,一点点滴落剑上的泪,为什麼眼前又变化成最亲爱朋友的容颜
剑痕,竟成最亲爱朋友的痛,为什麼总是无法扭转现实,为什麼选择到了最後,总是错、错、错
一剑封禅:剑雪,没关系,这样,总算是结束了,勿悲伤,吾最不希望伤害的人,就是你,我的朋友。
剑邪:一剑封禅。
一剑封禅:剑雪,替我高兴,我终於掌握自己的未来。
剑邪:未来,要活著享受,一剑封禅。
一剑封禅:吾希望来世...
剑邪:别说来世,你的今世尚未结束,起来!我为你疗伤,我找人为你疗伤。
一剑封禅:傻剑雪,避得过这次,避不过第二次,我无法克制自己。
剑邪:我相信你。
吞佛童子:赦道开启了!
吞佛童子一剑刺下
剑邪:嗯!?
吞佛童子:我骗你的,傻剑雪。
骗局,原来最後那一点希望,是浮梦一场,追赶而去的身影不曾留恋,迷糊的视线,遗憾,挂念,不安
(破戒僧:当断则断,舍不下永远无得,不要让他动摇你的决心,不要让他影响你的判断。)
破戒僧走来...
破戒僧:不要让他动摇你的决心,不要让他影响你的判断,你够坚决,才能救得了你与他。
剑雪颓然倒下
破戒僧:勘不破,正是迷障啊...

吞佛童子追著魔胎之血飞奔而去
阳有偶:哈哈哈...来了来了,咱们期待的一天终於来了。
阴无独:吾要接收这股属於我的力量,天下地下,唯吾独尊啦。
阳有偶:吾岂能让你如愿,这是我的。
阴无独:可恶,呀~
阳有偶:呀~
就在阴无独,阳有偶争乱之际,赦道排出倒海而来,不偏不倚,贯穿两人
阴无独:啊...
阳有偶:啊...
阴无独与阳有偶身体产生了变化
突来的变局,突来的异数,冲出不可预知的诡域,神惶恐,鬼惊怕,一座天地不存的异度魔界,於焉诞生
众魔:哈...嘻...吼...
高崖上,一对冷然的双眼,凝视整个过程,脸上竟是一番快意
吞佛童子: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重生:赦天封印开启,吞佛童子,我真想一观你解决麻烦的面孔啊,哈哈哈哈...
封云山的封印也同时开启
夜重生:是时候了。
云海急涌,封印裂缝开启,圣光乍现,云海急涌之间,渐渐出现登天难的入口了
夜重生:呀~
夜重生一声轻喝,蓝色光球挟引黑暗之云
夜重生:灭圣七邪.逆行心经。
逆走经文,逆冲封印,夜重生催动邪能,以封制封,以圣制圣,倒行的经文由圣转邪
夜重生:真陵乾帝.摩诃伽帝.毗黎你帝.尼诃罗帝.陀罗尼帝.求诃求诃帝.离婆离婆帝,逆反真言。
夜重生:邪能逆咒梵,夜叉六威阵。
邪威赫赫,黑暗袭道,封云山被夜重生邪能封锁,开始封闭了
就在登天难入口封关之刻,两道金影及时窜出,同一时刻,入口封闭,金影攻击夜重生
鬼祚师:杀。
伏天塘:杀。
夜重生再发邪功,封印後一关,鬼祚、伏天逼杀逃窜者
金色光影:大仙三罗掌。
白色光影:太幻亟威。
夜重生:呀~
夜重生见状,右掌扶阵,左掌轻移,破圣邪指杀向光影,双影见来势凶残逼命,化攻为守
夜重生收势再催阵法,铿然一掌,忌官身体颤动,异邪黑影冲出忌官之躯,杀向双影
双影困战,豁命欲阻止六字逆封阵,无奈异邪杀之不死,躯之不尽
夜重生大喝一声,双掌邪威更盛
夜重生:喝~
金色光影:来不及了。
夜重生:哈哈哈...道门馀孽,本邪首亲自来收拾你们吧。
白色光影:可恼啊,先赶往赦道。
金色光影:先赶往赦道。
白色光影:哼。
鬼祚师:邪首,为何不杀?
夜重生:留著两只老鼠,给异度魔界一点趣味,何乐不为?
鬼祚师:原来如此。
夜重生:封印已成,异度魔界该交吾秽百刺了。
鬼祚师:邪首,黑暗道禁不起封印爆裂的威力,通道已经裂开了。
伏天塘:黑暗道射入光明,道苦两境,已能自由来往通行。
夜重生:哼,千古黑暗道已成历史,走吧。

停止的赦道,接连的世界,下沈的地层,是幢幢拔尖的峻岭,空旷的日月昏剧烈变化,尽是乱流,扭曲的景象
吞佛童子站在剑邪之血所成的赦道,毫无表情的冷峻面容,等待他的归处,异度魔界
白无垢与素还真查看状况
白无垢:素还真,日月昏被破了。
素还真:空间开始异变,阁下真正是吞佛童子,杀了剑邪毫无动容吗?一剑封禅。
吞佛童子:素还真,苦境名人,但是未免唐突。
素还真:你要否认你自己吗?
吞佛童子:汝属於是苦境的高等纯魔吧。
白无垢:阁下有何指教?
吞佛童子:苦境真是奇妙的世界,魔者与道者能并行同道,好个风土民情,好个魔道不分。
白无垢:吞佛童子,魔只是一种雷同,而非相同。
吞佛童子:自甘屈服於人的魔,在异度魔界之眼,乃低等纯魔,汝等就等待异度魔界来统一苦境吧!
素还真:吞佛童子,剑邪呢?
吞佛童子:赦道就是剑邪之血,他死了,懂吗?容吾对汝等说明,吾吞佛童子只是魔界中小小守关者之一,异度魔界欢迎汝等驾临先行征战啊,哈哈哈......
素还真:如剑邪之格的高手,竟也败在没朱厌在手的吞佛童子。
吞佛童子:看其嚣狂之中,异度魔界中,究竟有多少如吞佛童子这种实力的魔将呢?吞佛童子临走所说的话,并非虚张声势。
素还真:大敌在前了,白先生,劳烦你在此观察变化,吾前往找寻助手。
白无垢:嗯。

村民甲:你看你看,人面猿身,全身白毛,这一定是千年猿精变的啦。
圆儿:吱吱......
村民乙:这只小怪物还真挑食,人蔘伏苓,灵芝雪莲,越贵偷越多,真是夭寿骨喔。
村民甲:现在要怎样处理?打死太可惜了,看是要卖给杂戏团,还是要煮来吃?
村民乙:受到损害的村民太多,煮来吃是不够分,先打他一个半死,出一口恶气,再看怎样处理。
佛剑分说:嗯?
圆儿:吱吱吱吱......
圆儿突然抓伤村人手臂
村民丙:别吵!等一下有你的苦头吃!哎唷喂呀,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村民甲:喂,被这只怪物抓到,等一下伤口可能会烂,要赶快找医生。
村民丙:可恶啊,竟然敢抓伤本大爷,看我怎样对付你。
佛剑分说:请住手。
圆儿:吱吱吱吱......
佛剑分说:嗯?
佛剑分说将手伸进笼子内
村人:圣僧小心啊。
村民甲:啊,好神奇啊,你看这只怪物,一遇到这位圣僧就乖得像他儿子一样。
佛剑分说:请问这位孩童所犯何事?因何被你们囚入笼中?
村民甲:圣僧有所不知,这只怪物最近在本镇肆虐,偷走很多值钱的药材和食物,我们好不容易才设计将他擒抓,现在正准备处理。
佛剑分说:放他走好吗?
村民丙:这...嗯...
村民丙:我反对,这只怪物小时候就这麼坏,长大了说不定还会吃人,而且他在镇内出没,若是吓到小孩伤到妇人,是要怎样处理?
村民乙:我也反对,这只怪物长得猴面人身,奇形怪状,若是被不知情的外乡人看到,还以为镇内人对这些畜牲做了什麼肮脏事情,传出去有损本镇名声。
村民:是啊是啊,还有我们镇内的损失要找什麼人赔偿?
佛剑分说:诸位言称怪物,一名未受教化的孩童,如何说他是怪物?
村民甲:这...圣僧啊,为何你说他是一名未受教化的孩童?他是怪物,不是人呢。
佛剑分说:你说他不是人如何证明?
村民乙:他不会讲话,就是怪物和人的差别啦。
佛剑分说:哑巴非人乎?
村民乙:这...他生得很丑陋,一点点都不像人。
佛剑分说:丑人非人乎?
村民乙:这...嗯...
村民丙:讲这麼多干什麼,人跟怪物最大的差别,就是人有悔过改过之心,有灵性,怪物就没有啦。
佛剑分说:是吗?若是你有心忏悔,就向众人赔罪。
圆儿:吱吱吱...
圆儿躬身和大家行礼以表示歉意
村民甲:这...呃...
佛剑分说:若是你答应今後不再滋扰村民,就叫三声回应。
圆儿:吱~吱~吱~
佛剑分说:诸位尚有何言?
村民甲:这...既然他有灵性,又肯改过,只要他以後别再来镇内偷东西,看在圣僧的面子上,放他一条生路吧。
佛剑分说解下佛珠
佛剑分说:此物赔偿村民的损失,足够吗?
村民甲:哇,这串念珠五彩斑斓,看来来很贵重,有够了,有够了。
佛剑分说:取一丝一毫,还一吋一分,今後自力自作,勿结恶缘。
村民甲:果然乖乖就走了,真正是有灵性的怪人。
佛剑分说:多谢各位。

公孙月:你不问我为什麼?
蝴蝶君:问什麼?
公孙月:我杀人的理由。
蝴蝶君:阿月仔,理由不是为自己辩解而存在,杀人就杀人,任何理由都无法解释,因为你杀的人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公孙月:但是,事实的真相呢?
蝴蝶君:真相存在个人主观,我认为你阿月仔是好的,我挺你到底,我认为公孙月该杀,我一点也不留情,正义都是存在个人的观念中啦。
公孙月:但我确实曾经错过。
蝴蝶君:谁没犯过错?
公孙月:看是大错还是小错。
蝴蝶君:管他大错小错,错的该死现在也不会活著。
公孙月:那活著的人呢?
蝴蝶君:还活著,说不定是要你去弥补,犯过一次错,就该死到连骨灰也没剩吗?
公孙月:想弥补也没得弥补了。
蝴蝶君:有心总比无心好,再论,对方不一定会接受。
公孙月:你想听听我为何杀人吗?
蝴蝶君:过去式,是过去之事,你现在可有重蹈覆辙?你现在没有受到良心谴责吗?
公孙月:若没有,我不会抛弃过去,但是...
蝴蝶君:但是怎样?
公孙月:蝴蝶君,你若知道我过去的真面目,想必你会避之不见吧。
蝴蝶君:我早就知道了。(小声)
公孙月:嗯,你方才说什麼?
蝴蝶君:我嘛,也是个收银买命的杀手,有朝一日,这个江湖也一定会向我讨命,阿月仔,看开一点,人是为自己而生,不是为指责而活,能够面对自己就好,咱们就做一对快乐的蝴蝶,何乐不为?
公孙月:嗯?你慢慢想吧。
蝴蝶君:阿月仔,你又不理我了。

破戒僧抱著剑邪屍体
谁曰邪人无道,剑中更有爱梅之邪,常望梅颜,傲骨冰痕,最终持洁,碾碎尘土,仍为护生春泥,世又几何?
山僧一步一脚印,雪白纯净,是亡者最後的颜色,无声清凉,抚慰剑者不安的灵魂,深深远远静眠
破戒僧:每一回凋落,必有每一回新生,这就是自然所回应的答案,(破戒僧将剑雪屍体放入池中)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剑邪小友,你已有不可期的过去,下一回,可期待的未来,将在你的掌上。
破戒僧将朱厌插在池子边
破戒僧:你我的因缘已尽,在下一段因果开始之前,你暂时陪伴在他的身边吧。
剑似有感应
破戒僧:不用伤心,关於他的故事,你会有看见的那一天,天数有它自己运行的轨道,吞佛童子,在这段天命,是你胜利,嗯哼,但谁能胜过操控全盘的命数?世人啊,无非是茫茫然一件能思考的命数玩具罢了。
莲池中间,一朵黑色莲花孕化而生

伏天塘:这...
鬼祚师:有人闯入黄泉之都行凶,是谁?
夜重生:凶手的手法极端,非是名门正派所为。
鬼祚师:除了中原,还有谁是我们对立的势力?莫非是那名道士。
夜重生:这两人脱出不久,不可能知晓此处,应是有人食髓知味了,哼。
鬼祚师:哈,吸收败血异邪,後果自己承担。
夜重生:然也,在我们离开之时来到,是他的机运,藏匿者总会露出破绽,你们暗处多留心。
伏天塘:那两名道士武功出奇之高,看来封印之处非是简单,我们惹上劲敌了。
夜重生:两名道士根基虽高,吾还不放在眼内,但在吾进入异度魔界取得秽百刺之前,不宜节外生枝,低调行事。
鬼祚师:嗯...

谈无欲:素还真,你说明吞佛童子杀剑邪,促成异度封印被破一事,是在向吾谈无欲求助吗?
素还真:耶,你我同是坐在同一只船中,如果素某不幸灭顶,那脱俗仙子谈无欲,还有生存的目标吗?
谈无欲:哈哈哈...吾倒是乐得接受你的那边文武半边天。
素还真:无敌最是寂寞,只怕到时你将终日慨叹,高处不胜寒啊。
谈无欲:哈哈哈,好一句无敌最是寂寞,但你素还真能以吸成石隔住金封,吾谈无欲能以捉风成石寄身石桌之中,代表你我智慧相当,那咱们就以火城为盘。
素还真:还是吾日才子艺胜一筹啊,哈哈哈...
谈无欲:那现在依你所言,异度魔界既出,那他们第一波的动作,将是什麼?吞佛童子的後续行动又是什麼?这皆是我们目前亟需掌握的讯息,掌握了它,咱们才能推测异度魔界的目标,甚至是内部的状况。
素还真:没错,这都是我们欠缺之处,如今只能关注武林动态有何异状,再配合白无垢查访的资料,方能获知一二。
谈无欲:嗯,速行。

剑子仙迹:若非先生妙手,剑子仙迹此关难过。
慕少艾:若不是遇到我,圣踪那一掌,足够让你死三次了。
剑子仙迹:正是吾巧遇贵人啊。
慕少艾:嗯,切记我们之间的约定。
剑子仙迹:剑子随时铭记在心。
灭定师太:你痊愈了。
剑子仙迹:算是活过来一半。
慕少艾:咳咳嗯,剑子仙迹,虽然我以药效,暂时压制你的伤势,但你的伤势太重,随时有爆发的可能,这段时间,严禁再与人动武。

【整理归档】本LOF「霹雳相关」「谈无欲相关」索引

三千单衫杏子红:

夜骨空盘朔气深,霜灯霓影各浮沉。 

中天一片无情月,是我平生不悔心。

也许明月本来无情,但是落在众生眼里,也就被赋予了有情的可能。所有小破文都仅是个人理解,大旨谈情而已。

佛系缘更,写着玩,不必上纲上线;

粉证撕了,不混圈,还请互相尊重。


第一个段子是2015年11月发的,时间还真不短了🤦‍♂️。

我的霹雳相关=无欲相关,篇篇都是他。

整理一下lofter里的文章,方便我自己找,也方便大家翻。

cp是日月和其他拉郎all谈邪教,拉郎邪教也基本都拌着日月火锅底料🤷‍♂️。






日月:(素还真x谈无欲)

【段子系列】(没营养,逗贫)

【谈无欲】应援段子整理,归档强迫症(半斗坪幼时记事)

日月大法好!写个文艺脑洞!

日月大法好!一个关于星座的脑洞!

日月大法好!一个关于墙头和蝶恋花的脑洞

日月大法好!一个戏说墙头的脑洞

日月大法好!一个关于论坛的略长的脑洞!

日月大法好!论坛脑洞第二发!

日月大法好!一个写诗号的脑洞

道呱下山——一个不着四六的有毒脑洞

霹雳德云社——日月才子专场【日月】突发奇想的脑洞

【恶搞】日月+剑龙剑小剧场(微道士下山、幼时纪事相关)

风化成典【隐藏的日月】

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记在备忘录里的段子【日月】


【日月短篇】(很粗俗,吃肉)

公路尽头的月亮【日月】【肉】(摇滚题材)

镇魂【日月】【肉】(原剧背景,无欲心筑情巢退隐后)

烬【日月/微慕谈】(东邪西毒au)

皮格马利翁【霹雳】【日月】

天不老(上)【日月】

天不老(下)【完】

富贵王权【日月】

飨庙【日月】【完】

兰因絮果【日月】


【谈老师美妆系列】(不猪猪,精致)

【恶搞】MOON老师

【恶搞】MOON老师开直播


【网游系列】(剑三背景)(竞技场,情缘)

【霹雳】剑侠·情缘(网游向,都是各种搞笑小段子,CP就日月...等?)

【霹雳】剑侠·情缘2(跨界网游向,都是各种搞笑小段子,CP就日月...等?)

【霹雳】剑侠·情缘3(日月,网游向)


【游龙戏凤】(日月,中篇,民国京剧背景)

游龙戏凤(序)

游龙戏凤 第一章·十万春花如梦里

游龙戏凤 第二章·大千秋色在眉头

游龙戏凤 第三章·嫩寒锁梦因春冷

游龙戏凤 第四章·春心无处不飞悬 

游龙戏凤 第五章·东风摇曳垂杨线

游龙戏凤 第六章·香雾空蒙月转廊

游龙戏凤 第七章·锦屏忒看韶光贱

游龙戏凤 第八章·多情自古空余恨

游龙戏凤 第九章·一寸相思一寸灰

游龙戏凤 第十章·来是空言去绝踪

游龙戏凤 第十一章·更隔蓬山一万重

游龙戏凤 下 第一章·十年生死两茫茫

游龙戏凤 下 第二章·何妨袖手闲处看

游龙戏凤 下 第三章·箫韶九成凤来仪

游龙戏凤 下 第四章·中夜相从知者谁

游龙戏凤 下 第五章·此心安处是吾乡

游龙戏凤 下 第六章·千秋一梦月明中 完

游龙戏凤 后记

游龙戏凤 炖肉番外·贵妃醉酒

游龙戏凤 炖肉番外·春困幽情


【道士下山】(日月,玄幻,长篇)

道士下山【日月】正文及番外索引


【百年红尘】(日月,大白狐狸x小黑猫,愚蠢恶搞,中短篇)

百年红尘【日月】(一—三)

百年红尘【日月】(四—六)

百年红尘【日月】(七)

百年红尘【日月】(八、九)

百年红尘【日月】(十)

百年红尘【日月】(十一——十三)

百年红尘【日月】(十四——完)【完结】




其他all谈cp:(日月是火锅底料)

【缘谈】(素续缘x谈无欲)

【缘谈】【日月】一生所爱·上 完结

【缘谈】【日月】一生所爱·下 完结

【缘谈】【日月】回头无岸

【缘谈】 海上旧梦 完结

【日月+缘谈】一晌贪欢(上)

【日月+缘谈】一晌贪欢(中上)

【日月+缘谈】一晌贪欢(中下)

【日月+缘谈】一晌贪欢(下)

【日月+缘谈】一晌贪欢(完)


【苍谈】(苍x谈无欲)

沧海月明


【魔谈】(阎魔旱魃x谈无欲)

观音【魔谈】ooc乡镇生子

马后桃花马前雪 【日月/魔谈】(一)落雁

马后桃花马前雪 【日月/魔谈】(二)却对着琉璃火

马后桃花马前雪 【日月/魔谈】(三)归人

马后桃花马前雪 【日月/魔谈】(四)出关【完】

月亮石【魔谈】【完】


【日月,微星月】(无忌天子x谈无欲)

【日月星】来不及 短篇完






【其他】

【文评推荐】

心如莲花不着水,亦如日月不住空。皎洁桂魄痴绝处,万水千山不相逢——霹雳谈无欲相关文推荐/2017增改

【注:这篇推荐里有一个地方写错了,《霹雳警局大爆炸》的作者是 至高至明日月 太太,因为她这文在36雨上是借用 平安福桃木 太太的id发的,我总结的时候没注意,直接写错了作者。非常抱歉!!!!帖子里外链太多,一改就屏蔽,纠正不了了,说明一下,万分抱歉🤦‍♂️】


【人物分析】

高瞻不见云飞过,低头可见手中天。曲曲弯弯圣贤路,退步原来是向前——关于无欲的杂谈

爱与宠——随便扯扯我写的日月和其他all谈文的情感模式

【恶搞胡说】关于双剑合璧与明圣剑法的兼容性分析


情愛小調查(無聊摸的段子)

这个梗妙哇⊙ω⊙

莫蘋:

【温赤/軍兵/雁俏/飄策】

温赤
两人的做爱是繁杂艳丽的。
艳的赤红,婉转的轻吟,高亢的尖声。
衬着亮丽的蓝,眼角那抹小小的坏心,替这场情事更添一分繁华妖冶。

军兵
就像野兽交/媾,疯狂且不理智。
一个埋着头狠狠的干,另一个张着口呜咽的哭。
彼此都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他的隐瞒,亦或是他的独行,使这场欲火更加难耐。
只是因为两人都很自私啊。

雁俏
永远都似笑非笑的神情,带着一抹烙印般的嘲讽,居高临下的看着那双眼泛滥的水光。
像是受伤的小兽隐忍的低鸣,却不愿意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显露出来,只是恶狠狠的瞪着面前那人,绝不屈服。

飘策
过度的关心,下意识的纵容。
过分的依赖,无意识的胡闹。
深爱着、保护着他,无时无刻给他最大度的尊重,过于老实的停下时机,总是让彼此受的不轻。
而出自对于晚辈的宽容,却又苦恼自己的心口不一,只能在差了一步时自食恶果,往往苦不堪言。